<xmp id="m8mqy"><nav id="m8mqy"></nav>
  • <input id="m8mqy"></input>

    71年前那場難忘的戰斗

    郝德天4位戰友合影。從左至右依次為:張鳳樓、王勇軒、逯廣金、小關

    1949年的郝德天

    我家珍藏著兩張泛黃的老照片,是71年前我父親郝德天的4位戰友的合影及他自己的單人照。那是一次激烈的戰斗勝利后的紀念。當時,他的4位戰友張鳳樓、王勇軒、逯廣金、小關照了一張合影,因我父親有工作沒能參加合照,為彌補遺憾自己補拍了一張單人照。每每回憶起那次難忘的戰斗,他總是禁不住用手撫摸著這些老照片,喃喃自語。

    我父親1931年11月生于慶云縣大郝村,1947年6月在樂陵市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先后任渤海軍區衛生處衛生訓練隊學員、學生隊隊長、副區隊長。1949年春任華東野戰軍35軍103師衛生處衛生隊隊長。4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下干部縱隊第三支隊156大隊(一大隊)衛生隊長。6月任衢州軍分區(兼衢州地委)衛生處衛生隊隊長。1952年轉業回到慶云,先后任醫生、衛生所代理所長等職務。1987年7月離休。父親轉業后與戰友一別70余年,再也沒聯系上他的這些戰友們。

    對于那場激烈的戰斗,父親時常講給我聽,講得次數多了,那場戰斗的情景也就像我親歷似的,一一浮現在我面前。南下

    1949年5月4日,二野十六軍奉毛主席、中央軍委之命從江西婺源越過石耳山,以排山倒海、摧枯拉朽之勢連克開化、常山諸縣城,5日解放衢州,6日攻克國民黨軍統特務頭子戴笠老家江山縣城,7日衢州全境解放!

    按照中央軍委統一部署,二野掉頭劍指大西南,由三野七兵團全面接管浙江全境。早在1948年10月濟南戰役硝煙未散盡之時,毛主席、黨中央就責成中共中央華東局組成8000余人的南下干部縱隊,隨時做好接管上海、浙江等地的準備。

    當時,郝德天編入南下干部縱隊,于1949年5月到達浙江杭州,然后馬不停蹄跟隨部隊直下浙江最西部的衢州。

    為適應當時形勢,地方黨政軍實行一元化領導,駐守衢州的35軍103師兼衢州軍分區第一政委燕明還擔任衢州地委書記、衢州軍事管制委員會主任。燕明(1918—1994),原名張均鑄,河北省南皮縣小安村人,1938年參加革命,22歲擔任冀魯邊區一地委農青婦各救會主任。在殘酷的1942年日寇“五一大掃蕩”中,他是一地委唯一幸存者。當時的衢州地區大量的國民黨散兵游勇、惡霸地主組成的還鄉團,與潛伏下來的特務狼狽為奸,把一個衢州折騰得烏煙瘴氣。為使清匪反霸、土地改革順利進行,衢州地委、軍管會、軍分區連夜召開了工作會議,決定由燕明、關器、曹福貴前往開化、常山等縣檢查、督促工作。關器(1917—2004),山東無棣人,時任衢州地委委員、衢州地委組織部長,1937年入黨,長期從事黨的組織工作。曹福貴,生卒年月不詳,樂陵人,時任衢州軍分區參謀長。1938年參加冀魯邊抗日救國軍,身經百戰,人送外號曹大膽兒,1955年授上校銜。任務

    開化縣位于浙江西北部的浙皖贛三省交界處,距衢州58公里、江山縣70公里。這里地勢險峻、山高林密、民風慓悍。臨行前,地區行署專員張華墀把自己的馬牌擼子遞給燕明說:“老伙計,帶上這把槍,它殺傷力大,彈量足,射程也比你的遠20多米。另外,你把小王(軍分區警衛排長)的警衛排還有小張(張鳳樓,張華墀警衛員,無棣人)帶上,小張那兩下子你是知道的,威風著呢?!睆埲A墀說著轉過身去使勁兒搗了搗王勇軒(燕明警衛班長,鹽山人)的胸脯,又拍了拍逯廣金(燕明警衛員,寧津人,武術精湛)、小關(年代久遠,記不起名字了,關器胞弟,警衛員)、郝德天等人的肩膀說:“小伙子們,燕政委我就交給你們了,我相信你們的戰斗力,也相信你們對黨和人民的忠誠!我在衢州擺好慶功酒,為你們勝利歸來接風洗塵。出發吧!”

    張華墀(1911-1998),無棣縣人。1938年7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8月參加革命工作。1943年3月,任冀魯邊區一專署政教科長,1944年5月,任渤海區一專署秘書主任。1948年8月,任渤海區一專署教育科長。燕明上前緊緊握住張華墀的手說:“又不是第一次,干嘛整得像生離死別一樣?”張華墀望著燕政委繼續說道:“我已經命令遂昌、常山及開化各縣隨時注意開化方向的消息!老伙計,保重!”大家一 一握手道別。

    中午一時許部隊出發,當日傍晚順利到達開化縣城。部署

    晚飯前,燕明等三位首長在開化縣委、縣政府領導的陪同下登上縣政府附近的小山頭觀察地形,研究匪特可能突然襲擊及如何防守的問題。晚飯后,幾位首長聽取了開化縣委、縣政府領導同志的工作匯報,并對下一步的工作作出了指導和部署。直至次日凌晨會議才散。

    夜色沉寂,一切都是那樣安靜祥和,這時,一個魑魅般的黑影利用夜色和熟悉的形物,巧妙地避開哨兵,迅速地消失在大山之中。

    天剛蒙蒙亮,凌亂而急促的槍聲便響了起來。燕政委和關部長已經得到了報告,這時正在幾個警衛員的保護下一邊用望遠鏡望著四周的山頭,一邊小聲交談。曹參謀長則沉著冷靜的一邊讓縣政府劉縣長抓緊疏散政府工作人員,一邊命令王排長迅速占據有利地形。郝德天右肩挎著一支美國自動步槍,左手拎著醫藥箱,和趙醫生及衛生員小李跟在燕政委他們身后。

    天漸漸亮了起來,越來越清晰地看到山頭上晃動的人影,槍聲也越來越密集,間雜著敵人“活捉燕明”的喊叫聲。曹參謀長這時走到燕政委和關部長跟前說:“燕政委、關部長,敵人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呀!你們看,這周圍山頭上全是土匪,足足有三四百號人呢!這陣勢,似乎得到了準確消息,有備而來!”

    燕政委若有所思地說:“我也有此感覺!老曹,你看該怎么打?”

    “燕政委,別看他們人多,可都是烏合之眾!等會兒手榴彈一扔,機關槍一響,沖鋒號一吹,這幫家伙管保一個個比兔子跑得還快!”

    “老曹,地形于我們不利,敵人居高臨下,這肯定是一場惡戰??!”

    曹參謀長點了點頭。

    “關器同志,你有啥想法?”

    關器沉著地說:“敵眾我寡,一場惡戰不可避免!我建議,應盡快與衢州張華墀同志取得聯系,讓他想辦法通知附近的部隊盡快增援?!闭f著,劉縣長前來報告:“剛才向地委打電話報告情況,可電話打不出去,估計是電話線被敵人掐斷了!”

    “同志們,情況緊急、事不宜遲!現在我命令曹參謀長帶領大家做好迎敵準備,劉縣長立刻派人在敵人形成合圍前沖出去,盡快與張華墀同志和最近的常山縣委、縣政府取得聯系?!?/p>

    燕政委說著看了看眾人身后的郝德天,說:“小郝,你、小趙、小李和這里醫務室人員做好搶救傷員的一切工作,并做好隨時參加戰斗的準備。我和關器同志居中指揮。好!分頭行動!”

    “燕政委,光憑咱們這幾十桿槍,死守是不行的,我已經派一個熟悉地形的同志帶領王排長和一個警衛班繞到敵人后面狠狠打敵人的屁股!張鳳樓、逯廣金各帶一個班守住北、東兩側翼,我親自帶領一個班守著大門!”曹參謀長說。

    槍聲忽東忽西,斷斷續續。只一會兒,劉縣長又急匆匆地來到燕政委面前:“燕政委,剛才我派了兩撥人去送信,一撥開你的車走大路,剛出縣城,就遭敵人襲擊,司機小秦當場犧牲,縣委通訊員小郭也身負重傷!”

    “小郝,趕快搶救!另一撥人呢?”燕政委急切地問?!傲硪粨苋耸切【昂托⌒?,他們是當地游擊隊員出身,走的是獵人走的小路,剛才還從他們去的方向聽到幾聲零星槍響,估計現在應該是突圍出去了?!眲⒖h長說。激戰

    太陽完全從三衢山頭冒了出來,團團濃霧也逐漸散開了,敵人也越逼越近,最快的一股兒已經沖到了石橋的西端。

    曹參謀長一面告訴戰士們沉住氣、靠近了打,一面躲在大院的鐵門后端著一挺機關槍密切關注著敵人。

    敵人越來越近了,前面的敵人已經沖過了石橋。

    “打!”隨著曹參謀長的一聲怒吼,手里的機關槍也同時噴出了憤怒的火舌!十幾位身經百戰的警衛班戰士手中的卡賓槍、自動步槍也紛紛射出了仇恨的子彈,立刻,沖在前面的匪頑倒下了十多個,其余的哭爹喊娘潮水般掉頭而去。

    但是,不超過10多分鐘,橋西邊的敵人又發動了新的進攻,橋東邊的另一股敵人也利用民居做掩護,貼著墻根兒一步步向大門逼來。

    曹參謀長立刻命令警衛班馬班長帶一個戰士專打貼著墻根兒進攻的匪徒,一面端起機關槍向沖上石橋的敵人掃射起來。畢竟是烏合之眾!沒費多大力氣,敵人扔下十幾具尸體又狼狽地潰退了。

    “咝兒……咣!咝兒……咣!”

    突然,迫擊炮彈接二連三的呼嘯著落到了大門口、院中、屋頂上,瞬間整個縣政府大院硝煙彌漫,一個戰士當場犧牲。從東面沖上來的敵人也借助民居攀房翻墻,向大門緊逼,東廂房和正房的后面也響起了激烈的槍聲。

    曹參謀長一面命令馬班長帶領戰士們迅速退到西廂房及東墻邊固守,一面跑到燕政委跟前大聲說:“燕政委,你趕緊和關部長找個堅固的地方躲一躲!小王,小關,你們倆務必保護好首長!”

    “燕政委,看,金三兒!”劉縣長這時跑了過來?!敖鹑齼菏钦l?”燕政委一邊問一邊舉起望遠鏡向劉縣長手指的方向望去?!熬褪嵌阍谑蘸竺婺莻€白胖子,我們縣政府食堂的炊事員,我早看出這個小子不地道,可是常副縣長非堅持說金三手藝精,脾氣好,又是他遠房親戚,這下不裝了,狗特務!”

    這時,槍聲突然戛然而止!接著,躲在石墩后面的被稱作金三的人慢慢從石墩后面邊探出腦袋邊大聲喊道:“燕政委,劉縣長,別開槍!我們陳站長有話要講!”

    劉縣長見狀,端起槍就要射擊,被燕政委一把摁?。骸翱纯此麄兺娴檬裁椿ㄕ?!”

    這時候,一個頭戴大蓋帽、鼻子上架著一副金絲眼鏡、身穿美式將校呢、操浙東口音的人慢慢站起來高聲說:“燕先生,鄙人黨國軍統江山站少將站長陳終遠?,F在你們區區幾

    十號人已陷入我國軍浙西縱隊八百健兒的重重包圍之中,還望燕先生識時務者為俊杰,命令你的屬下放下槍來,棄暗投明……”

    “這就是我們追捕了好久的陳終遠?”燕明低聲問曹參謀長。

    “對比照片很像!”曹參謀長咬著牙回答。

    燕明突然抓過曹參謀長手中的機關槍,向對方掃射過去。金三兒那肥嘟嘟的胸口上立刻竄出了幾個血柱,陳終遠也一邊捂著下巴,一邊瘋狂地叫道:“進攻!進攻!”

    頓時,迫擊炮彈一顆接一顆的落向縣政府大院及其周圍,接著匪徒們在后面的軍統特務的驅趕之下,像惡狼一樣蜂擁而上,好幾個戰士接連中彈,曹參謀長胳膊上也掛了花。

    情況萬分危急!郝德天和趙醫生等人也不得不停止搶救傷員,紛紛拿起武器向敵人射擊。但郝德天自打入伍那天起就是衛生兵,根本沒有受過正規射擊訓練,手中的美國自動步槍偏偏在這最關鍵的時候不聽使喚!

    旁邊的王勇軒看到他窘迫的樣子,一把搶過自動步槍,先是幾個點射打死了幾個欲站起來沖向我軍掩體的頑匪,又迅速抬起槍口掃向屋頂欲向屋里投手榴彈的匪徒。

    但是,敵人還是逐漸接近了掩體,只見逯廣金對張鳳樓大吼一聲:“保護好首長!”說著,抽出背后的大砍刀,身影一晃,沖出掩體,“嚓!嚓!嚓!”刀揮處幾個跑在前邊的敵人人頭落地,轉眼間,他自己也成了血葫蘆。

    就在逯廣金在前院和敵人舍命廝殺的同時,后面的敵人也炸開原本堵在后窗戶上的沙袋,一邊向屋里瘋狂射擊,一面企圖沖進屋里。燕政委手里的那把馬牌擼子,彈無虛發的將每一顆子彈準確射進敵人的胸膛。

    身材高大的張鳳樓一邊拼命用自己的身體掩護奮不顧身的燕政委,一邊左右開弓揮舞著手中的二十響,一邊向王勇軒高喊著:“保護好燕政委!”情勢越來越危急。這時,敵人的后面突然響起了劇烈的槍炮聲——王排長帶領的那個班爬過懸崖峭壁,神兵天將般出現在敵人后方,用攜帶的那門迫擊炮轟擊敵群,十幾支自動火器也同時射向敵人,嘴里還一起高喊著:“大軍來了!大軍來了!”敵人再一次退出了戰斗。

    燕、關、曹三位首長一面命令搶救傷員,一面讓戰士趕緊收集敵人尸體上的武器彈藥,隨時準備反擊敵人的再一次瘋狂反撲。勝利

    下午二時許,開化縣城附近突然響起了隆隆的山炮、野炮,夾雜著我軍嘹亮的沖鋒號聲,原來,從小路機智突圍的兩位通訊員下山后借了當地百姓的兩口騾子,一個多小時便跑到了常山縣委、縣政府通報情況,常山縣委書記立刻撥通了衢州地委的電話,一直守候在電話機旁邊的張華墀聽到匯報后一邊命令軍分區獨立團緊急集合,一邊和駐扎于開化、常山附近的103師307團聯系,決定趁此機會將國民黨浙西反共縱隊一網打盡。

    戰斗勝利結束了,除陳終遠及其幾個心腹僥幸漏網之外,近600人的由國民黨殘兵敗將、土匪惡霸、還鄉團組成的所謂的國民黨浙西反共游擊縱隊被一網打盡。我軍包括警衛排王排長在內的15位冀魯邊優秀子弟永遠地長眠在浙西這塊光榮而美麗的土地上!

    □郝東亮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系,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

    亚洲男同GV片在线观看,国产男小鲜肉同志免费,20岁国产男小鲜肉同志免